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幕後黑手
 
>>more
訂閱 幕後黑手 影評的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城市之光 City Lights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6-08-08

大家都說愛情是盲目的,假如有個瞎子在愛情中睜開了眼,就能算幸福嗎?

在有聲電影誕生三年,並且迅速席捲市場時,卓別林依然固執地噤不作聲,甚至在股市狂跌和經濟大恐慌來臨之際,抬高票價。「我心中認為有個重要事實是默片才需要加價!」時值1930年底,卓別林完成《城市之光》(City Lights)。

根據卓別林自傳,《城市之光》的故事是從一個馬戲團意外失明的小丑身上引發出來的,再加上卓別林一個自娛的念頭:關於富翁俱樂部的會員如何利用可憐的流浪漢來實驗他們對人心的爭辯。到了電影以後,感傷的小丑變成可愛的賣花女,卓別林照舊飾演流浪漢。

兩個人的相遇,就像所有愛情片一樣巧合。當天,流浪漢要穿越馬路,一輛車擋住他的去路,他索性開門、上車、穿越、下車、關門。盲眼的賣花女只聽到聲音,以為富人來逛街了,於是立刻遞上花束,流浪漢用身上僅剩的銅板買了一朵別在鈕扣的飾花,並且暗自欣賞著女孩。不久車主回來了,打開車門,賣花女以為是可愛的客人要走了,便向車子揮手告別。這一切都被流浪漢看在眼裡,他看見盲女的愉悅,也夢想可能的幸福,就在出神的時候,盲女卻將滿瓶的水傾倒在他頭上,淋著他的夢想。這應該是電影史上對愛情夢幻最犀利(卻又那麼幽默)的處理之一了。其實這種類似「澆冷水」或「當頭棒喝」的警告很多,包括流浪漢在賣花女窗下徘徊時被貓咪尾巴掃落的花盆砸暈,或是被一支不小心掉下來的拳擊手套給輕易擊昏,但他完全不為所動。

為了一手促成的錯和無可救藥的良善,流浪漢必須拼命地賺錢給女孩治眼病,所以我們看到那場有如芭蕾般悲喜交加的拳擊賽,暴戾地道出溫情的痛楚。女孩是不曉得他的身分的,沒有人會把這筆醫藥費和滿腔熱愛,聯想到滑稽落魄的流浪漢身上,除了卓別林。

終於,女孩的眼睛治好了,她開了間花店,身影更加燦爛;而吃盡苦頭的流浪漢也出現在鏡頭內。我們看到了,看到賣花女瞥見流浪漢。他要不要告訴她事實?她該不該認出他來?當瞎子從愛情中睜開眼的時候,就是夢想與現實衝突的時候,問題已經不是愛或不愛的,而是當你決定接受眼前這個人,就等於接受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時,怎麼輕率得起來?我們總以為愛情的結局最容易,不是終成眷屬就是生離死別,卻往往忽略了抉擇的困難。做為有聲電影風起雲湧時的一部默片,《城市之光》是偉大的,他用一個眼神提示了愛情最珍貴與無助的時刻。

伍迪艾倫也習慣在愛情的結局呈現兩難,特別是土味最濃的《曼哈頓》(Manhattan,1979),但是他的問題從沒像卓別林這麼永恆而偉大過。卡霍也在《新橋戀人》( Les Amants du Pont-Neuf,1991)營造過類似的難題:回歸上流階級的女孩是否要再回頭迎接新橋上貧瘠的愛人?而那個有點惱人,彷彿國慶煙火般的收場,也像是導演給予片中人的獎賞,無可厚非,卻缺少了卓別林不動聲色的厲害。

 

 



美食日誌

西門町樂麵屋(//∇//)

前兩天跟同事去看完電影,雖然都有吃午餐,但是因為天氣冷,嘴饞想吃點東西暖暖胃,原本我提議去吃頂呱呱或肯德基去吃,但是被同事打槍,正巧經過這間的拉麵,看到門口一堆人排隊,而且看板寫著可以免費無限次加麵!..more

深活笑話

高高在上的伯爵秀人說笑話

約翰去一間酒吧,發現布希和鮑爾坐在裡面.... 約翰走過去向兩人打招呼: 「哈囉,你們最近在忙些什麼?」 布希:「我們在計畫第三次世界大戰!」 約翰:「真的?那會發生什麼事?」 布希:「嗯,我們會殺..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